莓理安

家雀

发布了长文章:家雀

点击查看

关于XA和BD 毫无恶意

我只是私心一下BD啊……一个新城市的发展必然会导致一个老城市的衰落啊。我S和ZD不也是这样吗,搞不懂有什么好PB的……

【河北城拟】长发(2)

cp:秦唐 石保
(´ ˘ `∗)⸝•*
————————————————————————
唐山从理发店出来,看到秦皇岛很不解气地从街上走过来,左右臂各吊着四五袋衣服,手里拿着自己的银行卡。
“剪了?”秦皇岛问。
“剪了。”唐山点点头。
“这才对嘛,”秦皇岛努努嘴,把卡拍到唐山手上,“你下次要是再油着头,不洗不梳还不剪的,我就真去刷爆你的卡!”
“你分明就是想找个理由花我钱……”“你说什么?”“啥都没。”
没错,顶天立地的大男子汉唐山,在外面比铁还硬比钢还强,但在家里就是这么认怂。不过他自己倒很有一套说头,比如对秦皇岛就是“好男不跟女斗”啊,对滦县丰润他们就是“鸦有反哺之义”啊,对卢龙乐亭他们就是...

【片段】奠归。

夜,静悄悄的。明亮的月圆盘似的高挂在天上,枯干的枝条从窗边伸过来,有脏了的破白布条缠绕在上面,随风而舞。

他裹着薄薄一层旧絮被,一个人瑟缩在床边,借着烛火的光翻了书页。秋日里的夜孤独而漫长,黑漆漆的树林里,时而飘过一两声夜鸦凄长的哀鸣。他紧了紧被子,专注于眼前的文字。

“吱呀——”老木门冷不丁地被人推开,嘭一声又合上。脚步声渐近了。他感到有股子腥臭味从那人身上传来,他扬起头,见那人说:

“回来的时候路上碰见就打了,咱今晚上走运,开开荤。你小子单一个走过来真不容易啊,好几天没吃到肉了吧——去,把这烤了,也算给你打打牙祭。”

说着,他把手里的东西向他一抛,他接住,是只野兔。

火盆里的火噼...

【河北城拟】长发(1)

城拟原创短篇小说,这样的感觉。

☆注:
1.cp石保,秦唐。
2.和家雀的时间线有重叠。
3.性转换元素有,雷者注意规避。

————————————————————————
保定蓄了长发。

从去年就开始蓄了,那时候,其他人,包括石家庄,都不知道保定是在做什么。

头一两个月的时候,是看不出来的。

第三个月,一次来会的路上,石家庄碰上了保定。他握着公交车的扶把,侧过脸,发现对方有点不一样。

“你的头发,是不是应该剪了?”他寒暄似的问。

“是吗。”保定轻描淡写地回答,“或许吧。”

一个月接着一个月,渐渐的,保定的头发长得很长。甚至连一向迟钝的唐山也注意到了——唐山平常是不剪头的,他天天忙,哪...

前两天出去,今天回来看了一下cuf的文章,猛的感觉糟心的不行
虽然对河北城者的关系这段时间也有所改观,但似乎一些起来就又习惯于原先的吵架+开会模式……其实现在我心中他们大多数情况下本不应是这样。
在此随便堆积一些关于角色们的想法:

OHA
幼儿组
  雄安(5)
  廊坊(8)
青少年组
  岛岛(14)
  承(16)
  张(18)
青年组
  沧(20)
  小山(22)
  庄(23)
中年组
  保(32)
  衡(34)
  邯郸(36)
  邢(37)

相对内向组:
庄、邢、承、保、衡
相对外向组:
岛、唐、邯、沧、张

急:
石、唐、衡、邯
缓:
岛、承、张、保、邢

竞争关系不表现在单纯的小孩子吵架上。
保定和石家庄之间没有竞争关系,石家庄和保定的路是一样的。
北京不是恶的,但是必须,不得不,且对于河北无可原谅。
天津于河北有直接的利害竞争关系。但津冀都无法与北京站在同一阶层,永远不。
旅游组相对于其他城市而言没有直接利害关系。
邢邯、衡沧是拉郎配。
我宁愿相信他们11个全是光棍。
他们所有都没有能够享受的资本。
荒谬即现实。

【片段】

临别的时候,他拉着我的手。他的手很凉,亚麻色的毛线帽上还粘着未融化的细小冰晶,微鼓的面颊被冻得通红。他对我说话,张口的时候嘴角呵着白气。
“这地方我最熟,”他说,“每一年,每一天,每一分钟,都有人要在这里别离。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数不清的人曾匆匆地来,又匆匆地走了。他们就像大海里的水、大漠里的沙,或者夜空中的星星,很难将他们一一辨清。人,一个的时候,是很渺小的;但是当许许多多的人汇集在一起,就形成人群——像是海洋,沙漠和繁星——变得壮观而宏大了。所以我很难把每一个来往的人都记住,但却鲜明地保有着每一个年代的人们的集体印象。”
他的眼角微微地垂下来,说话越放越轻,即使飘到耳中也仍让人感觉渺远。我...

卡文的下一章预告……(出场新角色)
没有弃坑喔……

【铁路山河】【公告】跪歉读者

因为要上课所以本次更新时间改到5号……谢谢。
实在抱歉……下次会补回来吧……

发完文本页删。

【铁路山河】第一章 昏霭

                             公历一九一二年,清王朝覆灭,中华民国成立。是为民国元年。

 

民国十四年。

  直隶获鹿县,山脚下的一个村落里。

  润满和的掌柜蹲着身,拿着小刷子在书橱间刷刷扫扫。阳光下灰尘弥漫,掌柜的不得不屏着息干活。

  晌午的阳光静悄悄的,慵懒地打在...

【铁路山河】<序章>破晓

光绪三十年。
  入秋之后,天气愈发寒冷,昨晚的露水黏在杨树毛茸茸的叶子上,凝成了霜。山间,天还很昏暗,细密的云彩织成了棉花似的锦带,湿漉漉的雾一直在空气中弥漫,直到晌午才完全散去。
  润满和的铺面早早地就开张了——这家掌柜的是个勤快人,可不管你多大的雾,多坏的天,鸡一叫就开张。但这种天气,来当货的人必定是少的,掌柜的自己也明白,所以也不在台前傻等着,悄没儿溜儿地钻进金库里,从抽屉里翻出前几天记下的帐,细细地对一遍,又收好,然后一本本地清点柜上的账本——这些都是他每日必做的,虽然他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要做——那也得塞到这后面去。
  当铺窄窄的门被拉开了,有人从门里进来,轻车熟路,在门口柜台上咚咚咚...

【长篇正剧】【主题页】铁路山河


简介:  
  这是一个从庚子事变到新中国成立以来,围绕着正太铁路(今石太铁路)沿线城市的发展与人们的活动以及华北地区各的变迁史所展开的故事,长篇正剧向,整体基调较沉重,喜剧结尾。
  
  
食用说明:
  ●章节及字数:全文分序章,正篇,终章。正篇部分共十章,序章和终章各一章。每章平均一万字左右。
  ●主要出场角色:石家庄  太原  保定
  ●其他主要角色:河北省以及山西省的城市们,北京,天津,济南,郑州等。以及当年的一些人们。
  ●文中这些要素可能引起不适:烂俗言情情节、狗血家庭伦理八点档设定、暴力和血腥描写及色情描写、对城市的强烈故事性曲解和扭曲表现。请过...

呃……或许……我发现了梗?

说起来好像国外一直有幽灵DJ的梗,午夜电台和灵异音乐什么的?

哦天啊我好喜欢他


=============

另外一些别的什么,

Undertale的世界里的Monsters和现实世界人们通常的认知是否有出入还不可知。但不提一些原创的monsters,在网游中经常出现的一些角色,如:骷髅兵、鱼怪、幽灵、蜘蛛精之类,在基础设定(如技能和相貌)和我们一般认为的相差不大。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undertale的怪物大部分基础设定和我们认知的一致?

既然一般意义上,幽灵都是由人类死后变成的,这样是否就能做出一个大胆的推测:幽灵们在很久之前其实都是人类?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MTT对人类抱有莫名的好感,而且貌似知道很多地上的事,他的房间甚至贴了一张人类跳舞的海报?

不得不说MTT身上的谜团有很多,他虽然是个幽灵(幽灵给人的印象一般都是消极的),但非常想要展现自己,这和他表亲Napstablook的想法很不一样(他一直保持着无实体状态,而且看样子根本不想要实体,或许是他觉得作为幽灵不容易受到伤害),同时也异于Mad dummy一类去找人偶做实体的,只是为了作为一个有实体的怪物活着而活着,他想成为一个受人瞩目的“偶像”。这是很奇怪的。和他很像的还有他店里那个店员,就是“汉堡裤”小哥,也拥有强烈想要展现自己的欲望。不过汉堡裤只是说自己想要成为演员,并没有说一定要在人类面前,他对人类没那么执着,而MTT对人类却异常执着。同时,他的思维方式在某方面可能也和大多数地底的怪物不同,他有时候表现的更像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在某方面异常的有心机,像是人类一样),不过毕竟是undertale,这种特质还是被他种种夸张的表现弄得不值一提。

另一件事,我还怀疑全地底的幽灵都是表亲,它们没有实体,它们是怎么繁殖的?像蚯蚓一样把自己分成两半?大概不太可能。或许在地底幽灵这个种族的数目很少,所以就互认为表亲了?还是说本来它们就是一大家子,但是随着幽灵们不断地附身在东西上,数目就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现在的几个了?

更大胆一点,说不定骨头兄弟在很久以前也曾是人类,只不过他们……不知道?Papyrus曾经提过“我推测人类或许是由骷髅进化而来的”,或许正相反呢?也许幽灵和骷髅正是人类死后化作的怪物,而他们对生前的一切或许都不尽知了。

不过,也许在这个世界里,Monsters都是一代生一代的,正如前言所说,曾经世界由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统治着,或许这两种怪物和人类也没有什么联系,就是莫名其妙地就有了而已。

以上也不过是一些胡乱的猜想,关于它们的更多,或许只有作者才知道了。

©莓理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