莓理安

呃……或许……我发现了梗?

说起来好像国外一直有幽灵DJ的梗,午夜电台和灵异音乐什么的?

哦天啊我好喜欢他


=============

另外一些别的什么,

Undertale的世界里的Monsters和现实世界人们通常的认知是否有出入还不可知。但不提一些原创的monsters,在网游中经常出现的一些角色,如:骷髅兵、鱼怪、幽灵、蜘蛛精之类,在基础设定(如技能和相貌)和我们一般认为的相差不大。那么,是不是可以认为,undertale的怪物大部分基础设定和我们认知的一致?

既然一般意义上,幽灵都是由人类死后变成的,这样是否就能做出一个大胆的推测:幽灵们在很久之前其实都是人类?

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MTT对人类抱有莫名的好感,而且貌似知道很多地上的事,他的房间甚至贴了一张人类跳舞的海报?

不得不说MTT身上的谜团有很多,他虽然是个幽灵(幽灵给人的印象一般都是消极的),但非常想要展现自己,这和他表亲Napstablook的想法很不一样(他一直保持着无实体状态,而且看样子根本不想要实体,或许是他觉得作为幽灵不容易受到伤害),同时也异于Mad dummy一类去找人偶做实体的,只是为了作为一个有实体的怪物活着而活着,他想成为一个受人瞩目的“偶像”。这是很奇怪的。和他很像的还有他店里那个店员,就是“汉堡裤”小哥,也拥有强烈想要展现自己的欲望。不过汉堡裤只是说自己想要成为演员,并没有说一定要在人类面前,他对人类没那么执着,而MTT对人类却异常执着。同时,他的思维方式在某方面可能也和大多数地底的怪物不同,他有时候表现的更像是我们这个世界的人(在某方面异常的有心机,像是人类一样),不过毕竟是undertale,这种特质还是被他种种夸张的表现弄得不值一提。

另一件事,我还怀疑全地底的幽灵都是表亲,它们没有实体,它们是怎么繁殖的?像蚯蚓一样把自己分成两半?大概不太可能。或许在地底幽灵这个种族的数目很少,所以就互认为表亲了?还是说本来它们就是一大家子,但是随着幽灵们不断地附身在东西上,数目就越来越少,最后只剩下现在的几个了?

更大胆一点,说不定骨头兄弟在很久以前也曾是人类,只不过他们……不知道?Papyrus曾经提过“我推测人类或许是由骷髅进化而来的”,或许正相反呢?也许幽灵和骷髅正是人类死后化作的怪物,而他们对生前的一切或许都不尽知了。

不过,也许在这个世界里,Monsters都是一代生一代的,正如前言所说,曾经世界由人类和怪物两个种族统治着,或许这两种怪物和人类也没有什么联系,就是莫名其妙地就有了而已。

以上也不过是一些胡乱的猜想,关于它们的更多,或许只有作者才知道了。

【新闻梗】家雀

 雄安新区的事儿震了我一下,虽然之前有想过可能未来北京要再分点职能给各地,但还是想着通州,再不成就附近一圈地级市,没想到中央会开个新区来办这事儿,喜忧参半。

查阅了一下新闻,我看的这几篇,还不太清楚情况的可以点开看,希望有帮到:

中共中央、国务院决定河北雄安新区设立(人民日报)

人民日报评:办好建设雄安新区这件大事(人民日报)

醒醒吧!设立雄安新区真不是为了迁都(新京报)

雄安新区如何闯新路?(新华网)

=============================================

以下个人主观意见成文,非客观分析有,城市情感捏造有。深入层面欢迎私信我理性...

【片段】#4

(黑化注意,后半意识流 。


要去救幽州。


"你他妈的疯了!"大名拽过真定的胳膊,双手把他扣在地上,"幽州是什么人你也不是不知道,幽州他妈的不需要你救!"


"救不救他不重要,我要救的是他的土地,"真定喃喃着,眼里忽闪着锋利的光,"还我国土!护我国疆!!"


"够了,"大名抹一把额上的汗,喘几口粗气,用膝盖把真定压在身下,"你这个偏执狂,手动的永远比脑子快,我看你就是被安重荣教唆的,你就不能想想他最后是个什么下场,啊?!"


要去救幽州。


真定瞪大...

【设定】河北11市简要人设

石家庄
男,冀家的省会。温和平善的小青年,有点弱气,性格也比较内向保守,规规矩矩的,但据说私底下经常自嘲。有一颗包容平和的心,似乎什么都能默默接受。因为长着一张学生脸海拔还不高,所以经常被误认为是学生,但是最讨厌别人说自己是小孩。很希望能证明自己,被人认可和信任。
在冀家其实很透明,有时还不被看好。很有责任感也很努力,但是一紧张就会把事情搞砸,也总像小孩一样心急,让人有点不放心他……

唐山
男,省里二把手,经济是一把手,冀东的中心城市。 浴火重生,是像钢铁一样坚强的凤凰城。性格奔放热情,干脆利落,有时候也会很幽默。是个工作狂,服装搭配总是很干练,但有时候看着会有点不拘小节。头发来不及剪,...

【推介】 月下花前,墙头马上。

这次推介的是元杂剧 《裴少俊墙头马上》,又称《墙头马上》。
《墙头马上》是元代著名作家白朴的杂剧,四大杂剧之一,也是古代十大喜剧之一。
原文转自古诗文网,百科请看: 墙头马上
简要来说是一个具有悲剧内核的爱情喜剧,写出了青年男女对自由恋爱的追求,但因封建理教以及其他种种原因险些酿成悲剧,最后转悲为喜的故事。
对我而言这大概终归是个悲剧故事,还是非常现实的悲剧故事,并且在今天仍有积极意义,即使冲破封建社会的传统爱情观束缚,也不得不说“门当户对”是爱情和家庭维系持久的重要前提,被爱冲昏头而私奔的路会异常艰辛痛险,切莫因一时冲动而误大事矣。
本篇故事应是改编自唐代诗人白居易的 《 井底引银瓶 》,不想看百科......

【存档】顾祖禹《读史方舆纪要》卷十一 北直五 (真定府部分节选)

◇真定府东至河间府三百五十里,南至顺德府二百八十里,西至山西太原府五百十里,西北至山西蔚州四百二十里,东北至保定府三百里。自府治至京师六百三十里,至南京二千二百里。

《禹贡》冀州地。周为并州地。春秋时属鲜虞国,后属晋。战国属赵。秦为巨鹿郡地。汉初置恒山郡,后改常山郡避文帝讳,武帝分置真定国。后汉建武十三年,并真定入常山国治元氏县。魏复为常山郡。晋因之改治真定县。后魏亦曰常山郡移治九门县。后周于郡置恒州。隋初废郡存州治真定县,炀帝复曰恒山郡。唐仍为恒州,天宝初亦曰恒山郡开元十四年,于恒州置恒阳军。安史僭窃,因置恒阳节度。《通典》:天宝十五载,改为平山郡。乾元初,复为恒州宝应初,为成德节度治。元...

【杂谈】民谚多少城度量

民谚,即民间流传的谚语,通常来说并没有特定的“作者”,是发自民间流传于众的一种特殊文化形式。民谚不像官家话,它随意散漫,不拘一格,便是哪个人想起来这么一句,说了,大家觉得有道理,就传下来。它不严谨,不周密,甚至不完全客观,但是它却在某种程度上代表了民众的立场和观点。一传十,十传百,推而广之,成为当时人们想法的一个象征。对于咱们这些搞文的来说,也能管中窥豹,得到一些关于地方民情偏门小道的资讯,从而拓展向另一个领域。

自然,搞城拟嘛,最重要的还是开心。那今天晚上三更半夜的,趁着没人,我就来随便扯扯民谚和城拟的联系。

民谚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当地民风,如:“镖不喊沧州”

沧州好武是早出了名儿的...

【设定】【杂】关于城拟这边各种神灵妖怪的小设定

基本上是目前在我写过的城拟角色全人物向
大多数是守护灵之类的,也有一些散灵啥啥的,各种各样,杂七杂八的都有
做个图鉴格式好了(*¯︶¯*)
来大家跟我一起喊:
Pokemon,Get daze!

001  Sikder(鹿鹿)
种类:妖怪-鹿精
等级:低级
野生梅花鹿精,腿部受了伤而活动不太灵便所以被承德捕猎到了,因为长得很像热河省而被收养疗伤,伤好后决定留在承德修炼。经常会不知什么时候突然私闯民宅,还经常变成承德的样子对周边的县市做恶作剧,让承德很苦恼。不过因为是很低级的妖怪所以实际上造不成什么威胁,连普通人类都打不过。

002  赑屃
种类:...

【存档】 深州滹沱河神祠碑(附翻译及附录)

(资源来自百度。鄙擅整理分段加标点,如有错请纠正)

深州南五十里磨头村。咸丰二年,滹沱菑浸禾稼。三年,益涨,粤逆南来踞州城,四乡多被贼而州南水阻风鹤无惊。同治二年三月,马贼张锡珠肆扰,恶氛侵凌村南,河水陡长,贼不得渡,村人固守转危为安。七年,春捻匪张总愚北犯六窜州境,而是村恃河之险,四方避贼者穈集万计,临河协守幸保无虞迨贼退。月馀河亦涸而北徙矣,是滹沱之来适以御灾扞患也,神之功岂不大哉!
村长老郭君鳯舞合众力建滹沱河神祠,八年五月经始八月落成,谒余文为记。余考滹沱之祀不常见礼云:“晋人将有事于河必先有事于恶池。恶池,晋水也。《周礼·职方》为并州川。战国时,燕有滹沱、易水,赵亦攻中...

【河北城拟联文】2016.7 “夏日”主题联文 顺利结束!

十分感谢大家的参与!本次联文顺利结束了,能吃到这么多粮真是令人开心的事儿啊!

贴吧整合帖: 【河北城拟夏日联文】2016-7 “夏日”主题写作 整合帖 http://t.cn/RtxpBHm

参与名单(按发布时间排序):

【城市】 【作者】 【作品标题】 【作品链接】

石家庄 @莓理安(莓理) 《看海》

承德 @溶渊时潋(浅森) 《随想》 

保定 @爻白(爻白) 《没想到喝醉后的我们险些酿成大祸呢x》 

邯郸 @云间有风(云间有风)《重温旧...

【片段】#3

(承上,本篇时间与前篇有大间隔

不要把大都想成那种霸道总裁,在掀下巴的时候请尽管想象他大大咧咧使劲儿掐着镇爷下巴往上籀的场面,谢谢)

当见到大都的那一刻,真定发现,他其实并不需要多余的关心。

“给她松绑!”大都骑在一匹健硕的骏马上,两指并拢开弓直指对面人马,一放手,箭矢嗖地就射了过去,“谁叫你们把她绑起来的!”

飞箭在一瞬间擦着少将的脸颊划过,直冲着没入地面两指有余,真定身后的看守一惊,急急忙忙给她松了绑。

她稍稍抬起头,从垂发的缝隙间窥得对面人的样貌——大都,今天的他当真配的起这个名号。他长得很高大,充满力量,面容俊朗而有棱角,从生理上还能隐约看出些汉人的血统,而着装打扮一律和胡人...

【片段】#2

(承前文)

“真是胡闹。”

北京摇摇头,把信折两折,放在烛火台上,烧了。

看着信纸一点点燃成灰烬,化作缕缕青烟向上升腾,北京把手抖一抖,又吹灭了灯。

这小子是不是苦头吃的还不够?他躺到床上想,要是这话被皇上听见了,还不得把那家伙的头也一块儿割掉?镇州这么执着,是为了什么呢?

交情道义么?真幼稚。

……不过那两个家伙本来就很幼稚嘛,这么年来也没差。

想到这里,他莫名笑了一下。

以前的时候他们俩就老是打架,每每一见面就得大动干戈,现在终于眼不见为净了,但镇州却又开始心疼起老对头来了,嗯?

但是幽州那小子……

他记忆中的幽州,是那个有矮矮的个子,圆圆的脸蛋,两只黑乎乎的小手和一口...

©莓理安 | Powered by LOFTER